湖南体彩网-首页

                                                来源:湖南体彩网-首页
                                                发稿时间:2020-08-14 17:15:36

                                                据悉,李登辉生前曾穿武士道的服装拍照,招致岛内一片骂声。新党主席郁慕明曾说,李登辉高唱武士道精神,但武士道讲究忠诚,1996年李登辉任领导人期间,明白说过钓鱼台是“中华民 国”领土,却在卸任后屡屡宣称钓鱼岛属于日本,这算得上诚实吗?摘要:民进党当局称要拼“不对称战力”,江启臣表态并引《孙子兵法》。

                                                我一直提倡要科学抗疫,要兼顾抗疫和民生需要,适应“新常态”。首先,大湾区各市,包括香港和内地之间的密集人流往来是自然趋势,应尽快落实两地健康码的互认制度。早前深圳因为香港的一宗输入型病例而收紧措施,要求香港市民在检测72小时之内过关收紧至24小时,让很多迫切回内地上班、上课和家庭团聚的市民措手不及,打乱行程。

                                                何建宗:由于香港疫情比较严峻,对于选举推迟一事我并不感到意外。选举的举行有两层意义,一方面是拉票,大量人群投票和工作人员的聚集所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会导致疫情的进一步传播;更重要的是,选举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以立法会为例,只有四年一次机会。如期举行有三类人会受到最大影响,一是滞留在内地和外地的香港人;虽然内地疫情已经受控,但很可惜特区政府仍然对来自内地的人规定14天检疫;二是新冠肺炎的高危群体,包括长者和长期病患者,他们如果因为投票或者参与选举活动而感染肺炎,重症和死亡的机率都比其他群体要大。第三类人是正在家中或者检疫场所检疫的人士,包括很多紧密接触者,无症状感染者和外地回港人士。他们离开家或者检疫场所是违法的,这样就被剥夺了投票的权利。因此推迟选举是对市民公共健康和公民权利的保护。

                                                表面上一切回到几个月前的状况。但最大的分别是,国安法已经在香港实施。过去一年,反对派大量蓄意瘫痪议会运作的行为,有可能触犯香港国安法中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严重干扰、阻挠、破坏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和“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对特区或中央政府指定和执行法律/政策进行严重阻挠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一经定罪,就会丧失议员职务和日后参选资格。实际上,过去反对派议员的这些举动,只能推迟法案通过、获取媒体关注,但并不能阻止政府提出的议案、法案和预算案地顺利通过。相信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他们会深思熟虑,自我衡量继续从事这种有破坏无建设行为的成本代价与产出效益是否合乎比例。

                                                何建宗:根据现在公布的资料,被逮捕人士是在今年6月30日国安法实施以后涉嫌犯罪被捕的,所以没有违反“不溯及既往”的原则。由于这条原则已经写在国安法第39条,如果犯罪是在法律生效以前发生,也不可能入罪。

                                                近来,个别大国在涉台问题上消极动向不断,向“台独”势力发出严重错误信号,严重威胁台海地区和平与稳定。台湾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战区部队组织的巡逻和训练活动,是针对当前台海安全形势和维护国家主权需要采取的必要行动。战区部队将时刻保持高度戒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回击一切制造“台独”、分裂国家的挑衅行为,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解放军公布台海危机东风-15发射照

                                                江启臣强调,国民党要提醒民进党当局,提供人民安居乐业、繁荣发展的政经环境,是“执政党”的天职。任何以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筹码,利用“战争边缘”进行“大内宣”的政治牟利,都是昧于良心的“狼子野心”。

                                                视李登辉为“精神领袖”的“台联党”,相关党员竟然手持武士道公仔出现在现场。“台联党”代理主席周倪安声称,武士道的精神就是不怕难与忍耐,为了目标持续前进,李登辉过去就是这样教导“台联党”,其精神将与“台联党”常在。讽刺的是,标榜拥有武士道精神的“台联党”已完全泡沫化,甚至没人愿意当党主席。

                                                当然,有反对派政客和支持者认为,政府是“怕建制派输”或者怕反对派在立法会的议席达到“35+”(注:香港立法会共70席议席,“35+”即议席过半),所以推迟选举,这些都是没有根据的。投票是几百万选民自由意志的表达,如果一年以后,过半数民意还是站在反对派一边,建制派还是会输。所以,最终结果如何,取决于未来一年特区政府的施政有没有实质性的改善。